著名演播艺术家任志宏:文化价值远超商品价值汾酒成为白酒酒魂

1915年,汾酒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甲等大奖章,是唯一获得此奖的品牌白酒;1949年,汾酒成为新中国首届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的国宴用酒;1952年,在第一届全国评酒会上,汾酒位列中国四大名酒之一,并蝉联之后历届中国名酒……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如英,美无度,殊异乎公行。”《诗经》里,有着汾河边上最早的爱情故事。“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千年酿酒小镇山西汾阳杏花村里,有着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中国诗词。

汾酒,可轻、可重,可以是少年舌尖上的一股清香,亦可以承载成年人重重的乡愁。在央视著名主持人、播音指导、演播艺术家任志宏眼中,汾酒能有这样的地位,是因为其文化价值超越了商品价值,一步步成为了白酒酒魂。

谈到汾酒,任志宏认为,除了悠久的历史和精湛的酿制工艺外,汾酒已经有了远比酒本身更有价值的文化意味。

“只要我们了解唐史以及唐代最著名的酒’三都御酒’的汾州干和酒和竹叶青酒,就会发现中国诗酒文化的兴盛,与山西籍的王维、王勃、王之涣、王昌龄、王翰、白居易、宋之问、柳宗元、卢纶、温庭筠等文豪的推波助澜有关,更与唐诗金三角内的一个千年酿酒小镇山西汾阳杏花村有关。”

在任志宏看来,从先秦到今天的几千年来,每个朝代都涌现出不少皇室和文人墨客,在他们的诗词歌赋中都有着直到今天仍可以纵冠古今的,对杏花村汾酒的情感表达和舒怀。

如果以唐朝的诗酒文化为分水岭,向前推有诗经、汉赋、魏晋之风;向后推有宋词、元曲、明清古诗、诗词、当代诗歌,都有杏花村的影子。所以,杏花村小镇被称为“诗酒天下第一村”的雅号并非虚名。也因此,汾酒被冠以“中国古代国酒“绝非偶然。

说文解字中的汾字,原文为水,出自太原晋阳山,西南入河,从水分声;或者说出自汾阳北山,冀州浸。“如果说几十年来走南闯北,品酒无数,各具特色,但就其入口绵、落口香、饮后余香、回味悠长的特色而言,汾酒的确是令人难忘的。”任志宏总结说道。

在任志宏看来,山地的地理优势给酒文化的传入、发展、传播带来便利条件。晋北接近边疆易于接受外来文化;晋中土地肥沃,水质优良,商业氛围浓厚也便于酒文化的发展;晋南靠近中原,文化礼仪氛围浓厚,有利于汾酒的传播。地理决定历史,历史滋生文化。“历史积淀越深厚,汾酒的的味道才越浓厚。”

任志宏称,从古代酿酒匠人的技艺始发到今天,代代匠人没有固步自封、停滞不前,而是紧随时代步伐,不断以古法为主体与现代科学的技艺相得益彰,从而进一步提升它的品位,使得汾酒更有现代人品尝的新意。

说它淳朴,它是纯粮食酿酒,不含其他杂质勾兑,底料、发酵、蒸馏等工艺过程,严格传承祖先匠人的酿制工艺,涌现一代代酿制匠人;

在如今千姿百态的白酒竞争中,汾酒兼收并蓄、开放包容,始终以自身悠久的历史人文的品相赢得市场。

称它为白酒之源,这个源是中国白酒的肇始之地,是作为中国白酒基酒的始祖,传播到祖国的大江南北,使之千姿百态、交相辉映,滋养出今天香型不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争奇斗艳、适合不同消费群体的喜人局面。在任志宏眼里,汾酒在中华白酒史上做出了骄人的历史性贡献。

“品汾酒既是品历史文化,也是品它的精神气质、人文力量。”任志宏认为,品味本身是一种分享心灵和精神气爽的过程,所以有人说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同样,人生是一个过程,酿酒、品酒也是一个过程,饮酒适度,是一种感受身心愉悦的洗礼。现代人的生活早已告别了过去物资匮乏的年代,不同香型的白酒品种越来越多,而汾酒特殊的历史地位、文化精神,像血液流淌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里,这也是它之所以独树一帜、千古流传至今的奥秘所在。

“酿酒倘若不师古法,必落野俗,失去古法与科技的兼容并蓄,那么它的品质、品位很难保持它永久的生命力。”在任志宏眼中,汾酒如同男子,竹叶青如同女子。汾酒风度翩翩、雅人深致、气宇不凡、才貌双全;竹叶青羞花闭月、温婉贤淑、沉鱼落雁、温柔可人,两者可谓刚柔相济。

在今天白酒、红酒、洋酒等酒纷纷登场亮相的舞台上,消费者选择饮酒的空间和机会日益扩大,虽是好事,但如今不同品牌质量的汾酒可谓风生水起,叫人眼花缭乱。

新时代下,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白酒行业?一句歌词里写道,“杏花村里开杏花,儿女正当好年华,男儿不怕千般苦,女儿能绣万重花,人有那志气永不老,你看那白发的婆婆,挺起腰杆也像十七八。”

任志宏也认为,进入新时代的华夏儿女,无论在哪个行业,从事什么工作,都应当有“人有志气永不老”的精神头,不论是家乡的杏花村汾酒,还是其他兄弟省份的兄弟姐妹同行所生产的琼浆玉液,都应该是新时代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