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的一线、二线、三线品牌分别都有谁?

年底了,有点忙,对酒的关注少了许多,喝酒频次明显下降,万一多喝了二两太过耽误事,即便是饭局的酒也不怎么喝。因而文章写的也少,这两天抽空把白酒的一二三线品牌重新梳理了一遍,排名虽然综合考虑了多方因素,但依然不可避免会带有极强的个人色彩,仅供参考。

过去一年,于酒而言是光怪陆离的一年,也是部分酒企旧貌换新颜的一年,在前一版酒企天梯图说:企业如人,不似那花花草草有着一岁一枯荣的祥和,破败了就破败了,想要再抽绿芽儿焕发勃勃生机谈何容易?

由于非上市公司的财报看不到,多数数据以互联网有披露的为准,少部分数据也是靠我私底下打听而得,因精力、能力有限,所了解的不一定是“”,因此难免会有错漏,但绝无捧踩之意,还望周知、海涵。

有些数据缺失,就降低了些许权重,并结合个人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最终交出了这一版酒企天梯图的答卷。但如前所述,这终究只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作不得数。

犹记数月前我曾想过做一份白酒扑克牌送给大家,详见《酒后漫谈》,但扑克牌需要图案,会选一些代表性的酒款,会综合考虑酒企实力和单品影响力。例如大小王会选茅台飞天和五粮液普五,这两款显然不是最好的酒,但却是最具代表性的名酒单品。

不过那个想法不了了之。如果有人想要把这个玩法实现,倒是可以稍微参考一下这版天梯图,数量已经差不多够做一副扑克牌了。

有人说,不能光看营收,但作为酒企排名,营收是比重最大的一块,是酒企行业地位最外在的体现,毕竟不是酒质排名。同时兼顾口碑、历史和品牌。

论历史底蕴,汾酒和泸州老窖是中国白酒的翘楚,皆为满分选手,汾酒厚积薄发,营收略胜,而泸州老窖的品牌价值更高。不过泸州老窖需要加强基础建设,这两年过度消耗看不见摸不着的底蕴和历史,跟不上吹牛和提价速度。

酒圈有个怪现状,过誉川浓黔酱,对川黔之外的白酒低看一眼,这是多年以来的偏见和酒厂有意误导所致。我们的疆域如此辽阔,酒客与酒企的心胸却显狭隘。不同的风土本是孕育不同风味白酒的绝佳契机,但在充满偏见的冷眼里,最终画地为牢,绕进了互相抄袭的死胡同。

在许多方面,被人时不时拿来调侃、揶揄、鄙视的江小白做得要远比一些沽名钓誉的大厂好。这点好似闯荡江湖,道貌岸然的名门正派满口仁义道德,动不动就输出一套“同气连枝”的组合拳,把异己者扣上邪魔外道的帽子,可耍起心机手段,那是怎么阴险怎么来,尚不如鸡鸣狗盗的江湖术士敞亮。

曾经一度跌出前五的汾老大“知耻而后勇”,终于迎头赶上,向洋河的老三地位发起冲击。两年前形容其为“有曾为枯木再逢春之气象”,恍然间,春来到。泸州老窖则有点悲催,原本想着大干一场抢老三,没想到不但没把洋河拉下马,反而让缩在太行山角落的汾酒微微占了上风。

剑南春是二线酒企的腰部力量,属于要什么有什么,但又什么都不出彩的那一位。从前“茅五剑”的故事彻底成为古话,再讲这个典故的人,除了证明自己够老之外,已无新意。

洋河是我的家乡酒,我在《阴暗角落的巨头》写过,但在这个排名里并没有因为家乡酒的情分薄彼厚此。其综合实力是当之无愧的老三,甚至许许多多的优点是老大老二亦未曾具备的。

不过我一直感到遗憾,也是我所理解的缺陷:洋河没有一款足够孤傲的酒。通俗点讲,洋河没有勾调出一款逼格十足的酒。这种酒的唯一用途是打脸。我不知道是不能还是不屑,或者单纯只是没往这块想,但确实因为这方面的缺陷招致诸多非议却无反击之力。

很多人压根不知道他们有68度封坛酒,那已经是他们当前最高水准的产品了,属于非标品,也是我买过的最高端的洋河酒。那款国家宝藏也很好,可惜一直没机会入手。

我在前面文章提过,我挺期待五粮液和洋河会不会新推出些冷门顶尖酒,这类酒不可能走量,纯粹是树个标杆立在那让人看。以洋河的产能、储能和技术,完全有这样的能力与实力,起码比其他一些酒企更有资格这么干。

郎酒在上一版酒企排名还能压习酒一头,此番再见面,形势急转直下。不管是借势茅台,还是名字占了便宜,还是经营有道,事实就是销量与口碑齐飞的习酒早已成为不可忽视的酱酒力量,数据足以支撑其从酱老三升至酱老二。前些天习酒经销商大会,他们对外宣称的年销售业绩是130亿。据我所知这个数据藏量了,而且藏了很多。不得不说,习酒对核心单品的打造和定位是慧眼如炬,加之足够坚持,真正体现了教员箴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对于很多三线及以下品牌来说,如何把核心资源堆在单品上,打造量价齐升脍炙人口的单品,以点带面,可能要比虚无缥缈的品牌曝光要来得更好些。

在未能赢得市场认可前,试图打造、推广多而全的产品线来覆盖广泛人群也许会想捡西瓜却连芝麻都丢了。

与上一版一样,一线酒企只有两家,茅台和五粮液,在中国白酒里,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全国硬通货的也唯有这俩。二线酒企彼此之间的竞争比较激烈,但目前尚无三线品牌对其构成较大威胁,顶多是利用各种手段在小区域蚕食二线酒企的市场。

在我看来,一二线品牌基本被这几家框死了,百亿营收是巨大的门槛,不一定要跨过去才能算二线,但对于底蕴没那么深厚的酒企来说,想要迈进二线阵营,营收百亿是基础。不过西凤酒是个例外,与二线其他品牌相比,西凤营收相去甚远,但品牌价值和历史底蕴含金量十足,这两项加分太多了。

而上一版位列二线的今世缘和酒鬼酒跌出排名,也是对之前版本粗糙之处的修正。与此同时,金沙、白云边的排名也提升了,高于此前排名虚高的酒鬼酒。

在我所有的排名里,不会因为酱酒这两年的火热表现而在打分上有所倾斜,说实话,很多酒友对犄角旮旯的酱酒品牌也能如数家珍,这并不是他们做得有多好,也不是品牌和销量令人瞩目,大多数是沾了茅台的光,未来酱酒的内耗与竞争会加剧,终会走向品质、口碑取胜的道路。

在许多酒友心目中,舍得和水井坊的地位很高,其实不论是品牌价值还是销量,均不如口子窖和今世缘,这两朵川酒金花的优势在于全国化做得比后两者要好。话说回来,在四川本地有着五粮液、泸州老窖和剑南春这三座大山,逼着舍得和水井坊走出川蜀大地,去割全国的韭菜。

如何培养死忠粉,并让这些花了钱的人甘愿为其摇旗呐喊,是很多酒企要花心思的一门功课。我听说过很多狂热爱好者的故事,他们指鹿为马的能力令人侧目。

国台在被叫停上市前,品牌价值一度冲得很高,但其终端销量与口碑不足以支撑千亿级的品牌价值。抛开资本层面的运作,仅作为一位喝酒的人,你是否敢相信国台这个品牌居然比剑南春还要贵200亿?这200亿是什么概念呢,意思就是国台几乎等于剑南春与舍得之和。窃以为,以酒款所在价位的竞争力,即品质,国台显然是被高估的酱酒。

钓鱼台的情况略有不同,虽然很多人硬要把国台、钓鱼台往茅台身上蹭,美其名曰“三台”,但这种说法徒增笑柄。钓鱼台的品质过得去,产能和体量哪怕在酱香白酒领域也是三线酒企,加之定制酒占了大头,给消费者留下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眼花缭乱的漂亮瓶子。

在茅台之外,习酒和郎酒已经站稳了酱香三强席位,短期内难以被撼动,从成长性来看,珍酒在其他酱香品牌最有望杀将出来,短期要是能抢占茅习郎之后的第四席就算成功。珍酒这两年的业绩与口碑俨然是酱酒二梯队不可忽视的力量,但在一些较为权威的品牌价值榜,其低于钓鱼台、无忧、夜郎古等茅台镇品牌。我不清楚这些机构的计算方法,但无疑是把所谓的酱酒核心产区这个伪概念过于放大了。

酱酒行业还有个值得关注的力量,本期没有入选,就是洋河旗下的贵酒,我解惑过几款贵酒新品,比我前两年喝的同款产品体验要好,说明是真下过功夫。

白酒是个慢工出细活的行业,资本能加速“发酵”,优秀的操盘手也能拔苗助长,但唯有坚持品质才能赢得长久的口碑。

我也时常在想,得改改懒毛病,多出去走走,去各个酒厂数一数他们的窖池,他们的酒坛,他们的储酒罐,旁观他们的团队日常,这些才是决定最终喝到嘴里那一口酒真滋味的遗传基因。而不是听他们讲水来自哪条河,空气里有多少微生物,土壤又有着怎样的矿物质。

稻花香是浓香型白酒,又搞出了浓清酱三味一体的馫香味,不管什么香,在这份榜单还是把它列在了浓香领域。稻花香、老村长都是听起来土,但终端铺货率超高的酒。

二线酒企的牛栏山也是如此,二锅头的身影遍布全国每一个角落,有饭馆、商店的地方几乎都会有牛栏山,能把廉价口粮酒卖到这份上,占据二线一席之地实至名归。

我不清楚酒企鼓吹消费升级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想必那些坑死人不偿命的咨询机构也要记上一“功”,千元级的酒在他们眼里是家常便饭,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堂前燕,但十几块、几十块口粮酒的红海厮杀证明老百姓的口袋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鼓鼓囊囊。

董酒在老八大里混得最衰,流淌在白酒这条河里摇摆不定,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和机会去追赶,雷声大雨点小的运作还要接受市场一轮又一轮的检验。以前说它是日薄西山如老翁,这一年来倒也不是暮气沉沉,做了些推陈出新的事,具体如何还有待后观。

武陵酒的高端产品我一向比较青睐,在“离开XXX,酿不出好酱酒”言论甚嚣尘上时,武陵酒显然是不服气的,只是产能和市场的局限性让武陵酒很难走向全国。

潭酒则在过去一年多声音大了许多,率先打响了“真年份不虚标”这一枪。未来想要卖年份酒概念的酒企会受到更多的约束,你看,习酒的年份酒已经把“年”字悄没声地去掉了。

此次入选酒企较多,逐一说起太过冗长,太过啰嗦。其实在三线及以下那些空白或非空白区域,起码还能塞进去几十家酒企,且因后面酒企数量较多,使得酒企之间距离会显得长一些,同档酒企可能因某些劣势稍逊一筹,在图里表现出来的却是有着档次之分,这是作图标尺所致,事实上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

很多老牌酒企如今只剩下了名气,沦为四五线,干巴巴地窝在那打盹儿,像是睡不醒似的,偶尔睁开眼也不过是挂着情怀的幌子出来圈一波钱。以前的那段话送给他们照旧合适:

喝酒之人多愁情,易与冷秋话幽思,特别钟情于那些落寞的名酒,不断自己给情怀加分,其实大可不必,车轮滚滚向前,不要去刻意留恋,这世间百事除非体己,否则又哪有真正的放不下?

人的一生就是那浓墨铺就的万里山河画卷,酒来酒往都是客,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让世道无光,有人修家族门房,有人戳他人脊梁。几家欢喜几家愁,都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