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酿网:三大关键词解读徽酒四强2023中报白酒仍是暴利行业财报

 

日前,A股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23年半年报已全部披露完毕,营收增幅超过两位数的企业共计14家,净利润增幅超过两位数的也达到12家。在今年上半年消费市场疲软背景下,白酒上市公司业绩普遍飘红,这从侧面也表明白酒行业依旧是高景气的优质赛道。

其中,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和金种子酒等徽酒四强在今年上半年共计实现营收总额为181.33亿,同比增长25.65%;实现利润总额为46.91亿,同比增长38.7%,彰显出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和发展韧性。

如果概括徽酒四强上半年的发展,那就是三个关键词:业绩两位数增长、半年任务基本完成和徽酒榜眼之争加剧。

关键词一:业绩两位数增长

作为徽酒龙头企业,古井贡酒在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13.1亿,同比增长25.64%;实现净利润27.79亿,同比增长44.85%。其中,年份原浆系列实现销售收入87.61亿,同比增长30.67%,占比总营收达到77.46%,这也是古井贡酒保持较快发展势头的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凭借这一良好业绩,古井贡酒也进一步站稳了A股白酒上市公司前六强的位置。统计财报数据发现,在今年上半年营收体量超百亿的六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古井贡酒的营收、净利润增幅均位居第一名,尤其是净利润增速更是远超五家酒企。

古井贡酒之外,另三家徽酒上市公司的业绩也实现了两位数以上增幅。具体来看:今年1-6,迎驾贡酒实现营收31.43亿,同比增长24.25%;实现净利润10.64亿元,同比增长36.53%;同期,口子窖实现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9.12亿及8.48亿,同比增幅分别为26.79%及14.64%。

对于业绩的增长,两家酒企在半年报中表示,主要系旗下中高档产品或高档产品销售收入增加所致。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迎驾贡酒以洞藏系列为代表的中高档白酒实现营收23.7亿,同比增长为28%,同期口子窖高档白酒营收为27.70亿,同比增幅也超过了28%。

金种子酒是徽酒四强中唯一陷入亏损的企业,不过亏损面也逐渐收窄,其中在第二季度也实现了单季利润转正。财报显示,金种子酒在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68亿,同比增长27.63%;净利润亏损3781.47万。结合第一季度亏损4116.15万来看,金种子酒在第二季度单季实现盈利约335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其正在迎来扭亏为盈的曙光。

关键词二:半年任务基本完成

据2022年年报显示,古井贡酒将2023年定调为改革深化提升年,并计划实现营收201亿,较上年增长20.26%。显然,古井贡目标很明确,今年进入白酒行业200亿俱乐部,进一步巩固在徽酒板块的领先地位。

结合今年上半年113.1亿营收来看,古井贡酒已完成年度营收目标的65%,由此不难看出,其大概率将超额完成既定目标。在半年报中,古井贡酒也表示,公司将持续加强市场终端渠道建设,不断巩固与深化古20为胜利干杯主题活动,重点打造核心市场,并通过一系列品牌推广活动,持续提升品牌影响力。

迎驾贡酒与口子窖同样也将2023年营收目标增幅定为20%左右。具体来看:迎驾贡酒今年计划实现营收66.06亿,同比增长20%;口子窖则将整体业绩增长目标定为不低于18%,即今年至少实现营收60.59亿。

从半年报来看,迎驾贡酒、口子窖已完成既定目标的47.58%、48%,基本实现了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目标。考虑到下半年是白酒消费的旺季,这两家酒企业也有望顺利完成年度发展目标。

金种子酒未公布今年具体发展目标,但公司相关负责人此前曾表示,2023年可以扭亏为盈。金种子酒在今年第二季度实现单季利润转正,这从侧面也表明其发展正在逐渐向好。

总体而言,徽酒四强在今年上半年取得不错成绩,半年任务目标也基本完成。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它们在发展中也存在着一些短板,尤其是在省外市场开拓上有待进一步提速。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迎驾贡酒、口子窖、金种子酒的省外营收分别占比各自公司总营收为27.9%、15.87%、9.37%,显然省外营收占比依旧过低。而即使是徽酒龙头古井贡酒,目前也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国化,其营收仍然集中在包括安徽在内的华中市场,该市场今年上半年营收为97.83亿,占比公司总营收达到86%。

所以,徽酒四强若要取得新突破,在巩固省内市场优势地位的同时,省外市场这个短板也必须要补上。此外,据安徽省相关部门在2020年3月发布的《促进安徽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显示,安徽白酒企业到2025年要实现营收500亿,同时培育年营收超200亿的白酒企业1家,超100亿的白酒企业2家,并打造一批在国内具有更高知名度和竞争力的企业。显然,这一规划目标更多的是由徽酒四强来完成并引领,这无疑更加要求它们踔厉奋发,砥砺前行。

关键词三:徽酒榜眼之争加剧

目前来看,古井贡酒的徽酒龙头地位短期内不可撼动,也因此对于榜眼的争夺成为当前徽酒板块的一大看点。

据统计发现,徽酒榜眼位置多次易主,在2011-2016年间,迎驾贡酒一直领先于口子窖。不过从2017开始,口子窖实现反超,并一直保持到2021年。之后的2022年,迎驾贡酒超越口子窖,重新夺回了徽酒榜眼地位,二者去年营收分别为55.05亿和51.35亿。

事实上,口子窖之所以被迎驾贡酒反超,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其省内外市场的增幅均低于后者,此消彼长之下,徽酒榜眼宝座也再度易主。数据显示,2022年,口子窖酒类产品省内外营收增幅分别为2.27%及-0.03%,同期迎驾贡酒酒类产品省内外营收增幅为则分别达到25.65%及12.19%。

而这一发展态势也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今年1-6月,口子窖省内外实现营收分别为23.94亿及4.62,同比增长分别为31.36%及7.16%。同期,迎驾贡酒省内外增幅分别为33%及10%,录得营收分别为21.05亿元、8.76亿。

此外,从产品结构方面来看,今年上半年,迎驾贡酒中高档白酒营收同比增长为28%,低档白酒营收也实现了16%的同比增幅。不难判断,中高档白酒是迎驾贡酒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也是利润增速跑赢营收增速的主要原因。

同期,口子窖高档、低档白酒营收同比增长为28.6%及3.57%,中档白酒营收则同比下滑13.94%。从数据来看,口子窖中档白酒发展遇到了一定压力,因此要想夺回榜眼之位,口子窖在做好高低档产品的同时,还需扭转中档白酒的颓势。

当然,作为徽酒板块曾经的榜眼,口子窖也深知目前企业所处的险境,并为此度寻求突破。比如在产品层面,今年2月,口子窖推出了聚焦次高端、高端的兼10、兼20、兼30等系列新品,但这些产品未来能否成为公司新的业绩增长引擎,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需要指出的是,迎驾贡酒虽然已超越口子窖,但二者的差距并不大,目前长句仅在5亿以内,相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们之间对徽酒榜眼位置的争夺将更加激烈,这也是徽酒板块未来数年的主要看点之一。

此外,目前金种子酒营收规模虽然与迎驾贡酒、口子窖相比有一定距离,但在华润系资本、渠道等加持下,也正逐渐扭转发展颓势,至于能否参与到徽酒榜眼争夺战,同样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