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价格带核心白酒有哪些代表产品?

白酒千元价格带的竞争狼烟四起,对于一众酒企来说,这不仅是企业发展的需要,更是生存的需要。业内普遍认为,千元价格带的竞争除价格比拼外,更重要的是在拼定位。谁能提前抢占千元价格带,谁就掌握了未来更多的话语权。

随着白酒高端化之路的发展,千元价格带成为了各家必争的一个产品战略带,各大小品牌都希望能够在千元价格带分蛋糕。

白酒市场,五粮液的地位仅次于茅台,是浓香型白酒的领头羊。一般常说的五粮液就是指五粮液普五,是五粮液主打的高端白酒,也是五粮液最具有代表性的产品。

茅台代表产品飞天,价格常年位居2700元左右,要说千元霸榜产品,那一定有五粮液普五的一席之地。

普五也就是五粮液经典装是五粮液公司旗下最早最经典的一款高端白酒,在五粮液公司还未成立之前其实就已经存在,其销量与知名度非常高,可以称得上是飞天之外的又一酒类硬通货,送礼首选之一。

即便五粮液普五如此受欢迎,但五粮液的价格却常年出现倒挂的情况,行业普遍认为这是由于普五的渠道利差过小导致的。

去年,五粮液先后将普五的出厂价和建议零售价提高,期望能对标飞天茅台,可惜市场表现并不顺畅,但五粮液依旧引领千元价格带产品发展。

同样作为千元价格段主力产品,泸州老窖国窖1573与五粮液普五占据了其大半壁的高端份额,国窖1573也是普五最有力的竞争品之一。

本世纪初期,在各大名酒纷纷开始走高端化之路时,泸州老窖也不甘示弱推出国窖1573,每瓶定价268元,超过了当时茅台和五粮液的价格。

另外它主打明代国宝窖池群生产概念,成功营造出高端稀缺的属性,泸州老窖一下子被拽回了高端白酒行列。可以说国窖1573对后续泸州老窖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为泸州老窖的代表产品,国窖1573的口碑不输五粮液普五,颇受资深酒友的欢迎。但是从知名度上看稍逊一筹,价格相差不多,在送礼时大家还是更偏向于选择普五。国窖1573在价格战略上也更多向普五看齐。

2003年洋河推出蓝色经典系列,洋河的风格也从传统的江淮风格变为绵柔风格。洋河的业绩确实连年飙增,这一风格的彻底转变也让洋河受到了不少攻击,口碑也开始两极分化。

2006年洋河酒厂首次研发出梦之蓝M9,主要布局高端市场。洋河对梦9给予了厚望,梦9的表现也并未让大家失望,口碑颇高,为后续洋河的名酒第三之路奠定了基础。

梦9用的都是20年以上的陈年基酒,发酵时间比较长,延续了梦之蓝系列一贯的绵柔风格。入口柔和,口感比较淡雅,不像酱香那么冲;味道绵绵不绝,味道也比较丰富;回甘明显,但不浓烈。

因为期望非常高,所以洋河集团对梦9的定价颇高,官方指导价超过了两千元,但是实际的零售价格始终上不去,销量上也略逊于同系列的梦M6+。

在2022年经销商大会上,不管是优秀经销商陈述,还是汾酒厂领导讲话,青花汾酒都是核心关键词,汾酒复兴也掀起了一阵清香热潮。

作为汾酒的主导产品,2022年青花汾酒在市场层面表现极其亮眼,20在全国市场、25在山西市场,均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单品。千元价位以上的青花汾酒30在很多区域开始崭露头角,成为汾酒业绩新担当。

如今清花汾30在商务宴请领域形成了一定的小气候,甚至在北方一些市场对茅台、五粮液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是清香型白酒的顶流担当。

由于青花汾30起步晚,2020年正式上市,想要赶超千元价格带五粮液的市场地位,还有一段路需要走。

剑南春是中国酒的独特存在。从品牌角度,剑南春重新定义了中国经典白酒的价值;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剑南春重新定位了高端白酒在中国的意义。

但剑南春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本世纪初期,剑南春与茅台、五粮液齐名,被大家誉为“茅五剑”,后来因为决策失误以及汶川地震对基酒的打击,剑南春逐渐掉队,近些年才逐渐回暖。

2021年中国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净利润总额为1701.94亿元,相比2016年增长了113.55%。

可是剑南春的高端化路线走的并不顺利,高端白酒成为酒企的主战场,泸州老窖推出国窖1573、古井贡酒推出年份原浆、山西汾酒推出青花50、酒鬼酒推出内参酒…… 剑南春也未例外,推出东方红与珍藏级剑南春,不过市场反应平平,在千元价格带表现中规中矩。

酒鬼酒是馥郁香型白酒的代表,相较其他老牌名酒,酒鬼酒成名较晚,但发展势头迅猛,营收上成功跻身白酒二线年,酒鬼酒推出内参酒,正式跻身高端化道路,内参的发行也反向带动了酒鬼酒整体品牌的发展。2019-2021年,内参系列的销售规模,从3亿元扩大至10亿元,基本实现一年翻一番。营收占比持续增长,从20.59%提高到31.34%。

高端大单品内参定价1499元/瓶,2022年以来,经历了价格倒挂、控量保价等系列风波,酒鬼酒的高端化之路同样不好走。

随着白酒市场业绩分化加剧,在高端化面临挑战之下,酒鬼酒核心战略逐渐转向腰部大单品,酒鬼酒内参酒在千元价格带竞争异常激烈。

酱香风起,在郎酒红花郎等次高端产品的矩阵之外,青花郎为郎酒的百亿贡献了绝对力量,与飞天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同属第一阵营。

近年来,从“中国两大高端酱香白酒之一”到“赤水河左岸 庄园酱酒”,郎酒适时对青花郎战略定位的升级获得了市场的认可,郎酒自身表现也并未让大家失望,凭借着独特的口感广受好评。

在青花郎的引领下,郎酒向上树立了青云郎和红运郎的价值标杆,也向下构建了红花郎和郎牌郎酒的腰部、塔基结构。成为茅台之外,中国酱酒企业中产品结构最完整、价值最突出的第二品牌。再加上这些年酱香热的助推,郎酒也正在快步走入大众视野。

作为习酒公司的高端酱香产品,君品习酒于2019年7月面市,上市后,习酒公司整合优势资源进行宣传推广,营销举措频频发力,将君品习酒高端定位落到了实处。

这些年,习酒凭借着茅台的知名度,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快速占据酱酒高端市场,与郎酒陷入激烈的“酱酒第二”之争,2021年从营销额来看甚至实现了反超。

习酒的眼光并不止步于此,去年习酒宣布从茅台集团单飞,不知道是否在为后续的上市之路做准备,君品习酒作为习酒高端产品代表,更是寄托了厚望。

茅台1935是茅台集团于2022年推出的重量级产品,它是茅台系列酒布局千元价格带的重要代表,一上市便掀起轩然大波。

上市之初,终端指导价1188元的茅台1935,其实际市场成交价曾一度达到1800元,呈现出了上市即巅峰的市场状态,也成为了茅台1935最高光的时刻。

随着全国渠道的铺货推进以及其自营平台i茅台以指导价的逐步放量,茅台1935从终端价开始逐步退烧。到2023年2月9日,茅台1935的渠道成交价已经滑落至1100元左右,与巅峰价格相比下滑幅度较大。

尽管如此,相对于其他千元价格带产品,茅台1935的优势是渠道依然还有不错的利润能实现顺价销售,且目前1100左右的价格也满足了茅台集团在千元带产品的战略部署。